al

缘尽(上)

好吧,我太懒了...其实明明是一篇,楞是被我分了个上下,反正是给中元节准备的,下半部分就回头再续好了...2333玻璃渣预警



早上九点,顶着鸡窝似的头,被刺眼的阳光照射的眯了眼睛,起床,随便套上一件T恤,洗漱,下楼,两根油条一碗豆浆,卖早餐的老头儿已经不必问便会端到他面前,一根油条泡在豆浆里,一根拿在手里,咬上一口,如此半年,每天如此,不同的是夏天的豆浆有些温凉,冬天是热腾腾的,小宝吸溜了一口有些烫嘴的豆浆,看着街上人来人往

离大家散伙已经快过去半年了,现在回忆起来,当初的那一切就像一场梦,梦醒之前,他是一个人,如今梦醒了,他还是一个人,其实,一个人的生活倒也没什么不好,除了无聊了些,冷清了些,只是令他念念难忘的是……那个人,看起来人模狗样,说起话来怎么就那么狠?

既然相遇是偶然,又何必在意分开的突然?

偶然?当初是谁特么布局故意接近我的?

何必在意?三年的感情,便换来这么一句何必在意?

没心肝,真他妈没心肝!

自己没心就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没心?

小宝想到这里,忍不住恶狠狠的一口咬掉了半截油条,正在他在内心吐槽渣男的时候,却看见了另一桌坐下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琳琅?!”

刚要了一笼包子的琳琅扭头,看见小宝也有些惊讶“哎呀,宝哥?”然而小宝看得出,琳琅似乎隐约有些尴尬,不过憋疯了的小宝哪里顾得上这个,端起豆浆便跑过去叙旧去了,于是,不经意的问起了邵庄,于是,真的是不经意的问了问,甚至他都没想听后面的话——万一听到了老婆孩子热炕头……显的自己多失败是吧?虽然这更像是冬冬才会干的事儿……可琳琅却意外的沉默了,并吐出了一大段让他瞬间把觉得手里的豆浆没了滋味的话

宝哥啊……庄哥他……哎,这事,我也不知道跟你怎么说,说了吧,其实你可能也不信,以为是我忽悠你,但是,我这心里,憋的也是难受……您要不信,就当个笑话听听得了,我也不知道该跟谁说这个事儿……

我庄哥他吧,哎,也不知道说个什么好,年轻的时候就知道作,就知道浪,别人不让干什么他非干什么,结果……挖坟挖出个女鬼,他把人家坟头都刨了,人家那儿能饶的了他……要不是后来侥幸得了御世制人录,他早凉了八百年了,那东西,就算没参悟到算出天地造化,算个旦夕祸福还是百试百灵的,他就靠着这玩意,躲躲藏藏的楞是让那女鬼没办法,结果谁知道……半年前,他本来算出了自己有个大劫,也算出了度过这劫难的办法,可是……

琳琅摸了摸鼻子,看着小宝越来越难看的脸,捏着碗边泛白了的指节,有些心虚,又有些埋怨

高贺胜给他发了段视频,然后,他就回去了……然后,就错过了时间,再然后,他就失联了,我,我这也是一直打听他呢,还不容易最近才得出点信儿,说他可能在郊外,正准备……哎?

琳琅说的鼻子发酸,毕竟,她跟邵庄一起长大,过命的铁哥们,可她正说的动情,抬头去看,却只有半碗还在冒气的豆浆了……


可以记个脑洞免的自己忘了么

想反思为什么我萌的cp一个比一个北极圈却又嗑到停不下来,糖少的急不可耐只好自己扩展脑洞,哭辽

大概就是花玛拐家其实除了是仵作还精通星相占卜,陈老爷子每次挖坑都会找花老爷子抖个龟壳,百试百灵屡试不爽,可惜花老爷子英年早逝(莫非是天机泄露多了?)陈老爷子就把小拐子接到了家里养着,然而逆反的小玉楼对总是神神道道的花玛拐一脸的嫌弃,于是渐渐摸清了🐱玉楼喜好的🐶拐子就不再占卜了,偶尔占卜一下也不会让🐱玉楼当真,陈老爷子说他他也只是憨憨一笑继续我行我素:嗯,总把头开心是最重要的!终于,最后一次拐子占卜出了一个非常不好的结果,可是玉楼仍然不在意,于是在这一次,拐子永远的(划掉)离开了玉楼,玉楼从此开始相信占卜,开始觉得自己自负,解散了卸岭变成了算命先生,等着有一天拐子回来

至于我能不能写出来...(/∇\*)随缘吧


【庄宝】护身符

【点梗所属】第三届庄宝冷圈自救活动

【所有点梗】目录见评论


邵庄会害怕吗?夜深人静生物钟紊乱的小宝躺在邵庄的身边瞪着眼看着天花板,身边传来了节奏沉稳轻微的鼾声,这家伙,连睡着了都那么稳重……一晚上睡觉的姿势都不会变一下,倒是小宝自己,常常半夜不是踹醒了邵庄就是干脆把他踢到了床下,上个星期,小宝舒爽的睡醒之后还看见了沙发上脸上有个红手印的邵庄顶着黑眼圈在看淘宝——睡袋

某次跟张军,盛夏的大排档上,小宝得知了那天邵庄进警察局后的故事,提起邵庄,就连张军的吐槽欲都突然澎湃了,听的小宝虽然在意料之中却也被啤酒呛到咳出了眼泪“你是不知道你这哥们,他走后的一周里,负责审问他的两个同事都在吐槽他”小宝一边静静的喝着啤酒,一边听着张军惟妙惟肖的的模仿着已然崩溃的两个同事的语气,什么从来没见过这种人,悠哉的不行一个字不说倒是知道要茶喝,不要脸的指定龙井就算了还要完一杯再要一杯,我寻思是不是真给他倒了他喝完会再来一杯,过一会再上个厕所?真把警察局当免费的茶馆和休闲度假区了是吧!

小宝撸着串,听着警察局那些疯狂的吐槽,内心却不由的暗暗想着,邵庄当时真的不怕么?毕竟盗墓的,这黑历史可比他这骗子严重多了,竟能做到如此气定神闲,哎,不得不说,半仙就是半仙啊,就是仙儿,他这凡人是赶不上这种境界滴!然而,当小宝接受了这个概念的时候,他却在卧室发现了一张……皱皱的护身符……顿时,已经淡忘的记忆涌入了小宝的脑海里,他还清楚的记得,这张护身符是他和邵庄去某个山上在道观里拿到的,说是开光过,可小宝一向不信这些,想起邵庄张口即来的阴阳八卦,小宝便随手扔给了邵庄,没想到……这件事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他也以为这护身符怕是早不知道扔去了哪里,小宝拿起了这张护身符,发现这皱褶像是人紧张之下揉搓出来的,上面还有已经干涸的汗迹……

晚上,回到家的邵庄先去了卧室,小宝则不动声色的坐在客厅看着电视,手里的遥控器机械的按来按去,显然心思并不在电视上,果然,过了一会,邵庄就快步从卧室走了出来,拉开客厅的抽屉似乎在翻找什么,小宝默默的把上面穿了线的护身符吊在了邵庄眼前“庄儿,找这个呢吧?哎呀,没想到你到现在还留着呢,看来你那天在警察局挺紧张的吧”邵庄动作一滞,看见护身符上的皱褶,回忆起了警察局的那一幕,虽说总是被戏称成半仙,可连仰度先生的境界他都尚未达到,何谈什么仙儿呢?说到底,他仍然是个肉体凡胎,不过是比其他人超脱了一些罢了,可也远远达不到对任何事都能完全的泰然处之的境界,比如——他也怕自己的黑历史被警察翻出来啊!且不说他完全不想隐到监狱里去,何况,这红尘之中……还有他贪恋之人,那一刻,坐在警察局的邵庄,你以为他是不想说话吗?不,其实他只是怕自己一开口会自己把自己卖了罢了,脸上平静就叫平静了吗?其实他的大脑早就弹幕爆炸了“警察会不会翻旧账?”“完了完了,我怎么就晃局子里去了”“我都退休十二年了饶了我吧,别是现在才遭报应吧”“阴德阴德,能不能等我死了再算我损阴德的事儿啊?”并且他的脑子里开始不受控制的出现了法律条文……盗掘具有历史艺术科学价值的古文化遗址,古墓,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甚至到了最后……邵庄已经开始默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那一刻,除了紧紧的握住手里那个人送的护身符,他没有其他办法,他只能等高贺胜他们快点醒并且除此之外不会有其他的幺蛾子,其实,邵庄对护身符也不信,只不过,他相信,那个送他护身符的人能给他带来好运

“庄儿,庄儿!”小宝一边叫一边抖动着邵庄眼前的护身符,邵庄回过神来,默默的伸手拿回了自己的护身符,淡淡的说道“你说的,护身符比较适合我”

呵呵?不承认是吧?此时,邵庄的半仙形象早已在小宝的心中崩塌了个差不多,不过,小宝倒觉得这样的他更有人味儿了,但是……还是不能放过!小宝从兜里拿出了另一只护身符,嘴角露出了恶作剧的笑容——防秃护身符

以为你天天早睡早起按摩头皮我不知道是吧?以为卫生间的防秃洗发水我看不见是吧?那就让我来教教你面对现实吧!这么想着,小宝笑的越发的邪恶,却不知道,这样的恶作剧,是要付出腰疼的代价的


【庄宝】智齿

【点梗所属】第三届庄宝冷圈自救活动
【所有点梗】目录见评论

  每年清明的前后,邵庄都要出去一段时间,当年曾经一同盗墓的人死了的比活着的要多的多,人死在哪儿,就在哪儿挖个坑埋了,上面立个碑,这还算好的,大多数运气都没这么好,直接死在了墓里,那也就只能立个衣冠冢,算是为他找一个魂归之处,也算相识一场尽心了,并非他们绝情,只是这千里迢迢的把个尸体带回殡仪馆火化,且不说是否现实,要是被人发现了死因的蹊跷之处,那怕是他们嘴上长着八张嘴也说不清了,他们这伙人,没几个父母健在的,不然,那父母也不依这小孩动不动就没失踪个几个月啊?因此,人一死,连个拜祭的人都没有,任由荒草疯长,想想也是有些凄凉,所以邵庄每年都会将他们坟墓所在之地挨个走一遍,清清荒草,打理打理坟墓,烧烧纸,每当这个时候,邵庄都特别感念仰度,仰度先生于他真是不止有解惑传道之情,也有再造之恩,很多年前的邵庄,走上盗墓这条路,倒也没有小说里那么玄乎,一没有感天动地的理由,二没有苦大仇深的缘由,三没有不得已为之的原因,所为不过是刺激和赚钱,如小宝一样,那个时候的邵庄手头有多少钱就会花多少,既不会为未来规划也没有想过自己万一哪天下去了出不去怎么办,若不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那本御世制人录让他了悟了人生,怕是现在他还不知道在哪儿旮沓浑浑噩噩的埋头挖坑,又或者此时早就在哪个天南地北的角落任由坟头荒草绿油油

邵庄临走前,直到杨小宝的生活习惯极差,有时候睡醒了就是下午,一天一顿饭都不吃,为了防止自己这段日子的养猪计划好不容易初见起色就这样前功尽弃,他特意买了很多的半成品,微波炉叮一下就能吃的那种塞满了整个冰箱,三令五申要他记得按时吃饭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为了省时间,邵庄能夜行就夜行,预计半个月的时间只用了一周多就回到了家里,满以为不会出什么纰漏……然而……邵庄一回家,看见的就是瘦骨嶙峋的杨小宝捂着腮帮子在看电视,顿时,邵庄就觉得眼前一黑,辛苦了这么久的养猪计划就这么废了?还没等邵庄缓过神来,杨小宝就哼哼唧唧的叫了起来,因为疼痛导致的嘴都有些张不开让他说出话来模模糊糊的“庄儿……我牙疼……”

邵庄听见这句话,立刻关上门走到沙发上面伸手拿掉了杨小宝盖着脸的手“让我看看”这一看之下,邵庄也吓了一条,杨小宝的脸颊可以看出明显的肿的老大,看着就像一只贪吃的仓鼠,如果不是因为他太瘦了……

“怎么不去医院?”

“等你回来陪我去啊……我打小就怕看牙,得有人陪着……”杨小宝皱着眉,手又捂住了自己的大腮帮子,一边从嘴里哼哼唧唧的说着话

满以为邵庄会立刻带他去医院,然而这一次,小宝却是失算了,邵庄拿起自己茶几的马克杯,起身打开电水壶的开关,淡淡的道“多大的人了,你自己去,我在家等你”

???

杨小宝此时很想对着邵庄扔一堆黑人问号脸,可惜牙疼的他完全没有精力骂邵庄,只好瞪着一双委屈巴拉的眼企图某个皮黑心不知道黑不黑的家伙自动自觉的良心发现,只可惜,邵庄这次根本没有看小宝,默默的放茶包,倒热水,看样子是打定主意在家里蹲着了

“草你妈”杨小宝在心里默默的说着,一边伸出空闲着的手对邵庄打了个中指

就这样,感叹着自己遇人不淑的小宝独自一人踏上了前往医院的路,交费,拍片,看医院,拿药,还好并没有发生更恐怖的事情,医院告诉他,这是阻生齿,并且已经发生了炎症,要先消炎,然后再拔牙,拎着药走在路上的小宝一边捂着脸一边盘算着拔牙的时候如何绑着邵庄上阵……

“庄儿,咱出去溜达溜达吧?”恢复了正常的小宝在某一天一脸讨好的对着邵庄,满以为他已经看好牙了的邵庄不疑有他,直到被领到了医院门口……想跑已经来不及了……杨小宝阴森森的在背后威胁着他,令邵庄只能继续向前“邵庄,拔牙的是老子又不是你,你他妈跟奔丧的似的干啥?”

杨小宝雄赳赳气昂昂的骂道,但是,帅不过三秒,硬气不过一分钟,当邵庄替他挂了号,坐在诊室外面候诊的时候,杨小宝支愣着的耳朵听见了如下恐怖的对话

“拿钳子”

???

“把锤子拿过来”

???

这边撬一下

???

把这儿用刀划开

???

出血太多了,多缝几针

……此时,杨小宝突然感到一阵尿急……

“庄儿,我去上个厕所哈”

杨小宝对着低头看着书的邵庄说道,可是,他刚想走,却发现自己的手被邵庄拽住了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一句话,戳破了小宝的心思,于是他只好再次坐了回来,静静的等待命运的宣判……

拔过牙之后的小宝虽然半边的脸还是木的,但大脑转动了转动,得出了一个其实打麻药才是最疼的的结论,彻底解决了这颗害群之马,虽然口水还是尴尬的总想往外流,可是他的内心却是无比的舒畅,邵庄为了怕他麻药过去了疼,还特意拐去药店买了一盒止疼药回来,也许是良心发现,为了补偿他在这件事上的冷淡,两人回家之后,邵庄就立马把他供了起来,拔过牙的伤口还很敏感,不光只能吃流食还不能冷不能热,邵庄特意用了买回来就搁在角落吃灰的砂锅熬了粥,凉到温热端了过来一小口一小口的小心的从嘴巴的另一侧喂给小宝吃,但,粥喂了一半,邵庄却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看着心安理得的躺在沙发上眼睛盯着拳击赛的小宝

“等等……你拔的不是牙吗?为什么连手也不能动了?”

……

杨小宝沉默了半响,试图找个合适的理由

“废什么话,赶紧喂!老子是病号!”

嗯,很合理,邵庄果然不再哔哔了,继续伺候着杨大爷,就这样,整整七天,一直到小宝的伤口拆线,邵庄都是如此伺候着他,到了后面几天,他虽然能吃东西了,可要求却苛刻的让邵庄头疼,要好吃,还不能重口味,怕发炎,要软乎,还不能没嚼头……除了喂杨大爷吃饭,在他在沙发上睡着了还得负责把人给抱床上去,时间一长,邵庄自己都有些记不清杨小宝真的只是拔了智齿吗?

当然,老天给予杨小宝的福利还不止于此,就在他以为自己要变回了曾经那个最亮的崽,准备拉着邵庄火锅烤串冰啤酒,鸭脖饮料麻辣烫的时候,邵庄……也长智齿了……

杨小宝在幸灾乐祸的笑够了之后,善良的主动陪着邵庄去看医生,可邵庄却是推三阻四的,最后还是被他拉着疼到无力的邵庄去了医院,已经来过一次的小宝显然极为熟练,挂号,缴费,拍片,拔牙,前面的几项一气呵成,可是就在要给邵庄拔牙的时候……准备站在旁边给他打打气的小宝,却眼睁睁的看着邵庄晕了过去……真的就这么如此戏剧性的在医生拿起麻醉针的那一刻,邵庄身体一颤就干脆利落的晕了……于是,杨小宝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恐惧症,叫牙科恐惧症……于是,他眼睁睁的看着医生给他用了全麻,坐在外面的小宝一边等着他“手术”完一边托着腮想着,要么下一次,他也装牙科恐惧症好了,用个全麻无知无觉的度过拔牙的时间好像也挺好的……

呸呸呸,不对,没有下一次!这么想着,小宝的手却不禁摸了摸另一侧脸颊

同居的阴谋之同居二三事

接同居之后的几个小日常,人设崩坏预警,文笔极渣预警

————————————————————————————

1

令邵庄有些意外,小宝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他同居的要求,当天便手脚利落的拉着自己的行李箱毫不客气的入住了,令邵庄反而有些警觉了起来,果然,当天晚上,小宝一如既往的笑着拍了拍邵庄的腿,只是那笑里怎么看怎么觉得多了几分狡猾“邵庄啊,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在酒吧里你给我讲的那个故事吗?”

“狐狸和仙鹤的故事吗?”

“对,所以今天啊,我亲自给你做粥喝,让你这只狐狸喝个够,你想喝啥?”

“小米粥……”邵半仙低着头继续看书,面不改色的给了一个毫无新意但最为稳妥的答案,可惜,对方显然没打算跟着他的节奏走

“别啊,这怎么能展示出来我的厨艺呢?我给你做皮蛋瘦肉粥吧,等着啊”

客厅外,邵庄支愣着耳朵听着厨房的动静……果然,厨房里似乎有什么念咒的声音……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邵庄难得的干起了偷看的事儿,然而一眼看过去,邵庄知道了,自己的末日就是今天了!只见厨房里的小宝,对着一锅的粥在拼命的撒盐,一边撒一边嘀咕“喝粥是吧!拿盘子给我是吧!说都不说一声就消失是吧!你喝,我让你喝个够!”

于是,吃饭的点儿,邵半仙看着自己面前仿佛在咕咚咕咚冒泡泡的巫婆的药汤,小心翼翼的舀了半勺

“鹤儿啊……以后,还是我来做粥吧……”

“可我不爱喝粥”

“你想吃什么我做什么……”

“洗碗也包给你怎么样?”

“行……”

邵半仙觉得自己的磨牙咬的有点疼

2

夏天了,到了空调西瓜配wifi的季节,可是今年的邵庄一点都不想吃西瓜,因为,杨小宝的包袱行动还没结束……

初夏的季节,地处北方的石家庄还不算太热,可是小宝抽风一样的把空调有多低调多低,吹的人骨头都快疼了,邵庄无奈的出声提醒小宝小心感冒,却被他一脸无辜的一句我热给怼了回去

内蒙老爷们儿,啥时候怕过冷?杨小宝得意洋洋的想着

“阿嚏!”邵庄在厨房冲着感冒冲剂

小宝……裹着夏凉被……

没错,他们确实感冒了,可感冒的不是邵庄,而是内蒙老爷们

邵庄从厨房走出来把感冒冲剂递给小宝,无奈的说道“要不,我带你去楼下诊所挂水吧?”

“阿嚏!”小宝又没出息的打了个喷嚏,不由愤怒的道“邵庄你大爷!为什么感冒的不是你!”

“我以前是盗墓的,昼伏夜出加上天南地北还要下墓,这么点温度变化不至于感冒”邵庄喝了口热茶,默默的看着杨小宝变绿了的脸

3

邵半仙醉了,小宝觉得,过着退休老人生活的邵庄酒量一定很差,于是,八两白酒下肚,邵庄果然晕的七荤八素人事不省了,杨小宝乐颠颠的把邵庄扔到床上,盘算着该怎么整蛊这个一副得道高人模样的邵半仙

画个花脸?扒光衣服?再换掉女装?对!还得拍下来!

对!还得发他们几个的微信群里,今年份儿的欢乐已经上桌!

杨小宝继续美滋滋的想着,然后拿起画笔就准备实施自己罪恶的计划

然而……他刚刚弯下腰,便被人一把搂住按在了身下……

“邵庄你???盗墓练酒量???”

“不练”

“那你他妈怎么没醉!”

“哦,天生”邵庄继续无辜脸

“邵庄我草你大爷!”杨小宝彻底抓狂了,他只觉得一万头的草泥马在自己心中的那片大草原奔腾而过,这叫什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还是……我草你吧”

“???邵庄你说啥?”杨小宝怀疑自己幻听了,刚才那话,是邵庄?邵半仙?邵大师?

“呜呜呜……”然后,杨小宝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


同居的阴谋

文笔极渣预警,看毛骗的一个小脑洞~~

————————————————————————————

“王姐啊,那边的房子这月底就能腾出来了,是吧?哎,好嘞好嘞,好”小宝挂了电话,点了根烟回头看着这拥有着无数房子的老巢

狐狸一事过后,大家各奔东西,平时热闹甚至有些拥挤的屋子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五个人住着一个三室二厅,现在想想,小宝自己都觉得服气,邵庄加入之后,原来就不大的房子一下子显的更不够住了,土豪冬建议换一套房子,反正最近干的都很大嘛,确实,原本冬冬因为医院的弟弟,经常晚上就那么在医院凑合了,而小宝有时候也常常彻夜赌钱不回来,四个人住三室,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是现在,医院,是没那个必要再去了,喝茶,早睡,早起的邵·退休老人·庄更是差不多每晚都在,小宝呢,很奇怪,不知道是人不知不觉青春就飞走了,没了浪的精力还是怎么,越来越少彻夜打牌了,于是,这么一来,这间房子便活活多了两个厅长。

冬冬甚是有自知之明的道“小宝,你看你这老大,咋当地,把自己当客厅去了”

“那要不?冬哥,咱俩换换?”

“你看你!我的意思是,咱最近干的都是大票,咱是不是也该,换所大房子了?”冬冬一边说着,一边笑的满脸皱褶的往小宝旁边坐了坐,小宝手里拿着遥控器,一个一个换着电视台,一边目不转睛的道“冬哥,我说你能不能有点危机意识啊?”

“装逼!”冬冬翻了个白眼,这话,从这种人嘴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不可信的,见小宝这边打不通,便又瞄向了另一位厅长受害者“邵大师,你说咱……”

低着头看书的邵庄头都没抬,就给了一个悲伤的答案“我在哪儿都行”

于是不知不觉,五个人就在这里足足挤了几年,小宝也说不清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理智的答案是:离你的朋友近一点,离你的敌人更近一点,但是,不理智的答案呢?他也不知道,他只记得盛夏的一晚,呈L形的沙发上,两人一人占据着一边,抬头就能看见邵庄的睡脸,黝黑的皮肤上,还有着唇钉耳钉留下的不可磨灭的小洞,那双大眼闭着了看着比平时就安静的他更加安静了,不过,小宝深信这平时无欲无求的邵半仙一定有着一段放浪形骸的青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同居同床了的小宝有着无数的机会窥探到邵庄的身体,他还记得第一次看见晚上刚洗完澡出来的邵庄……那大肌肉块都已经被小宝完全无视了,不然,若是平时,他内心肯定会暗暗感叹一句,难怪穿衬衫好看,这身材,有料啊!可他现在的注意力却是完全被他身上大片大片的纹身所吸引,手臂上的骷髅,另一边半甲的鲤鱼,露出的小腿花花绿绿的一片令他不由在内心叫道:牛逼。虽然他的唇洞耳洞小宝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可猛然发现这么多的纹身,还是让他不由对邵庄的过往简直心生好奇,很难与现在一副马上就要飞升成仙的邵大仙联系到一起。

只是,躺在沙发上盯着邵庄回忆往事的小宝哪里知道,邵庄从一开始就诚实的说了,是他自己不相信罢了……小宝觉得,睡着的邵庄,身上那些让他捉摸不透的秘密似乎渐渐的淡了,又似乎那些秘密就像磁铁,吸引的他从里到外的想去探索这个人,客厅的空调呼呼的往外吹着冷气,可小宝觉得,这大概是最热的时候了吧,不然,他怎么觉得身上还是那么热?看着邵庄越来越觉得心烦气躁?身上没汗,心里却燥的慌,逼的小宝不得不起身冲了个凉,却不知道,黑暗中有双眼默默的睁开了……

“叮铃铃”手机的响声打断了小宝的思绪,中介来电告诉小宝说,房主突然把房子租给了另一个人,虽然电话里中介王姐在不停的道歉,但是小宝还是觉得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中介还说那人已经搬进去了,小宝匆匆说了句没关系,便挂断了电话立刻跑出了门,自己看了好几天的房子,定都定了突然就这么被人抢走了,他去看看总不过分吗?过去的路上,路过他们分离的广场,小宝内心突然又是一阵伤感,如果遇到邵庄的时候,他还不是仙儿,那么是不是最后就不会走的那么决绝了?……拼命的晃了下头,试图把这矫情的想法驱赶出去,自己可是要说法来的啊!怎么能还没到气势就先输个半截!

然而,有些事情就是那么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惊喜在哪里,小宝本着找人要说法的架势冲了过去,开门后看见的却是手里端着茶杯的邵庄,顿时,小宝的脑子就炸了锅儿,他当然知道事情没有那么巧,如果说邵庄不是故意的,还不如说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更靠谱一下,短暂的懵逼之后,小宝只觉得一股气直冲脑门,冲的他太阳穴突突的疼,这人……之前走的那么绝情,甚至他都低声下去一咬牙——虽然没表白,但他相信邵庄听得懂,可他偏偏就是装没懂!

“你他妈!邵庄!你怎么会在这里?”

邵庄侧过身子,让开了路,脸上是无辜的笑,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你……你他妈不是说相遇是偶然又何必在意分开的突然吗?你又突然回来干什么?还抢我房子!”

“是啊,可是我们的相遇不是偶然啊,那不是我对你下的套吗?你忘了?”

“你……”

邵庄笑的有些狡猾,继续道“何况,我也没抢你房子,你有兴趣,跟我一起合租吗?”

???

“我的意思是,同居”